评论

“二阳”来袭,真有天选打工人吗?

现阶段,新冠疫情抬头的趋势已经显现。“五一”之后,“二阳”、“新冠”重新成为热门话题,陆续有人公开晒出“阳了”的消息,咳嗽、发烧的人又多了起来。

根据北京疾控中心发布的疫情周报,4月24日以来,新冠病毒感染已经超过流感,连续三周排在首位。全市法定报告的16种传染病总病例数超过18000例,相比上一周增长了80%左右。从全国的统计数据看,4月21日以后也有上升的趋势。

来自中疾控官网

权威期刊Nature发表的一份研究为新冠感染添加了很多“宿命”色彩。研究显示,至少49种基因与新冠重症风险有关联。这意味着,有些人感染新冠之后,很可能天生就更容易发展成重症。

那么基因真的能影响人类感染新冠、发展成重症的风险吗?

重症、轻症全靠命?

5月17日Nature线上刊发了一份英国爱丁堡大学遗传学家、重症监护学顾问肯尼斯·贝利团队所做的研究报告,涉及2000多名研究者、超过2.4万名新冠重症患者,发现了49个基因序列与新冠感染的危重症发生有关,其中16个基因序列此前从未被报道。

报告显示,这些基因的突变与新冠感染者的血栓、呼吸窘迫、败血症等问题有关。这些都是可威胁新冠感染患者生命安全的症状。

在此基础上,研究者还有更重要的发现,也是这项研究的价值所在——通过对大量感染者样本的生物信息学研究,发现了以往未被报告过的的单核细胞表面蛋白,这些可能是新冠进入细胞的可成药靶点。

这些首次被报告的潜在靶点包括:炎症信号(JAK1)、单核巨噬细胞活化和内皮渗透性(PDE4A)、免疫代谢(SLC2A5和AK5)以及病毒进入和复制所需的宿主因子(TMPRSS2和RAB2A)。

尽管这一结论仍有待进一步验证,但研究者认为,这很可能给新冠病毒感染的治疗,以及其他导致呼吸窘迫或败血症的疾病的治疗提供了思路。

这49个基因序列是如何影响新冠病情严重程度?

在新冠病毒感染的晚期最有杀伤力,造成患者病情加重出现重症、危重症,甚至死亡的已不再是病毒,而是人体自身免疫系统的“过激”反应。

重型COVID-19是指符合下列任何一项的成人患者:

①呼吸窘迫,呼吸频率>30次/min;

②静息未吸氧状态下,血氧饱和度<90%;

③动脉血氧分压(PaO2)/吸氧浓度(FiO2);

④肺浸润>50%。

危重型COVID-19是指出现下列任何一项的成人患者:

①出现脓毒症或休克;②出现ARDS;③合并其他器官功能衰竭需生命支持治疗。

简单来说,就是在受到病原体等“外来物”刺激之后,人体内会释放出炎症细胞因子作为“先锋”,来激活免疫细胞产生抗体进行小范围抵抗,同时激活更多免疫细胞对入侵者发起大规模攻击。如果派出去的“先锋”失联了,人体就会释放出更多的细胞因子,进而导致“细胞因子风暴”。这种风暴往往是灾难性的,激增的细胞因子会引来越来越多的免疫细胞,对细胞发起无差别攻击,就造成了心、肺、肝、肾等器官的衰竭。

上述贝利团队的研究进一步指出,基因恰是与这种带来危害的免疫反应、免疫细胞的激活有关。

比如,在前述提到的潜在靶点中,“PDE4A”的表达可以调节免疫细胞产生多种炎症细胞因子,用药物抑制PDE4A可以治疗多种炎症性疾病。

再比如,研究者锁定的一种蛋白“ADAMTS13”,可能在血管性血友病因子介导下形成血小板血栓,也可能导致新冠感染危重患者的血液高凝问题。它对应的基因中有一个是潜在的靶点TKY2。

该基因发生突变,可以刺激产生多种炎症细胞因子,其中就包括了会引起细胞因子风暴的核心因子。

基于上述原理,抑制靶点的药物就有望治病救人。针对TKY2靶点变体JK1、JK2研发的药物巴瑞替尼,在疫情期间就已经得到WHO认可成为用于危重症患者的推荐用药,曾在一项大型试验中得到过将死亡率降低20%的数据。

这些研究不止验证药物疗效,似乎也都在呼应新冠感染中基因主导的“宿命感”。

携带重症基因就在劫难逃吗?

携带容易得重症基因的人一定会得重症吗?基因能保护人不感染新冠吗?

2022年11月英国牛津大学研究者在Nature medicine上刊发的一篇文章显示,携带“HLA-B*15:03”基因的人,更难感染包括新冠病毒在内的几种冠状病毒,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天选打工人”;另有“HLA-B*46:01”等基因,使携带者更容易感染新冠。

尽管许多证据指向新冠病毒感染后发展到危重症的患者,其基因突变与病情发展存在某种关联,但这种直接关系仍需更多研究证实。

“比如上文中提到的巴瑞替尼,如果相关性很强,将死亡率降低的幅度就该超过50%了。上述研究的样本数量还不够大,也不能与真实世界数据对齐;流行病回溯研究还表明,在2022年10月份之前,有基础病+年过75岁+未接种疫苗,对死亡率的贡献是最大的,研究的样本总量超过了500万或者更多;在中国暴发的疫情也佐证了这样的研究。”常荣山解释道。

天选打工人的“传说”

常荣山,所谓“天选打工人”,他们携带了某种基因,也并不一定免遭感染,也可以是在即使遭遇了平均感染剂量的新冠病毒,也能在很短时间内清除病毒,比如2天到5天内,而不显现出任何临床症状,简言之,所谓的“无症状感染者”的确存在。

美国一项对儿童的采样研究中就发现99%的儿童体内都有新冠病毒抗体,他们中的半数以上没有接种过疫苗,被发现感染过的比例也不高。但是,他们中抗体阳性率接近了100%。

“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可能并不存在‘天选之子’。”常荣山说,与其说他们是“天选之人”,不如说是“幸运之子”。

目前主流的XBB变异株的致病力在总体上比一年前有了显著的下降,如今的“首次感染者”的症状主要集中在发热、嗓子疼,程度也弱于去年年底的BA5.2,BF.7变异株。“在大城市的急诊中,新冠病人在5月的第二周最多,从第三周开始已经在下降了。”

常荣山指出,从目前这波疫情感染者的情况看,发现的“第二次感染者”也远少于“首次感染者”。这也说明上波感染潮给被感染者带来的抗体起到了很好的保护作用。而仍未感染过的人,可以用更加微小的代价得到这种有力的保护。

同样的,感染后是否得重症也不是基因能左右的,相关的靶点对重症的干预力量也很有限。“靶点太多了。”常荣山表示,而且免疫力低、有基础病的人群,感染了以后也是容易发展成重症,风险不可控。

从现阶段来说,相比基因,人体免疫系统处于好的状态,对于防感染、防重症来说,都更加具有决定性意义。

过敏性鼻炎或有保护效果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耳鼻咽喉头颈外科赵宇团队2021年发表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过敏性鼻炎可对新冠病毒起到保护作用。

有过敏科临床专家认为,这是因为过敏性鼻炎可减少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CE2)受体的表达,让新冠病毒无法进入人体细胞,进而形成了保护。

常荣山还从黏膜免疫的角度解释认为,过敏性鼻炎患者的鼻腔黏膜免疫长期处于“警戒”或者活跃状态,即使暴露在病毒之下,新冠病毒也无法从鼻腔破防,从而保护了全身的其他器官免遭感染,这种保护与患者的基因型没有关联。理论上固有免疫中的黏膜免疫系统是呼吸道传染病的第一道防线,只要该系统处于活跃状态,其抗感染作用大于基因型的作用。

常荣山指出,之所以有人出现“二阳”,主要与免疫力低,在聚集的人群中,没有戴口罩,没有勤洗手等原因有关。

新冠病毒感染的高危人群包括:

①年龄≥65岁;

②未接种COVID-19疫苗;

③患有心血管疾病、慢性肾脏病、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慢阻肺)、糖尿病、认知障碍;

④肥胖;

⑤器官移植受者;

⑥正在服用免疫抑制药物;

⑦长期住养老院或护理机构。

相关阅读

☞ “二阳”之后,如何才能快速康复?

从理论和实际来看,“二阳”相比“首阳”,恢复时间较短、症状较轻。但“二阳”后想要更快恢复,首先需要保证充分的休息和通风。

第二,轻症患者可以服用一些对症治疗药物,减缓症状

第三,如果有发烧、咳嗽、咳痰等症状,想要尽快恢复投入到工作中,建议可以服用抗病毒药物,可以有效缩短病程。

第四,饮食方面需要保持清淡、营养均衡。可以食用鱼、蛋、肉等富含蛋白质,以及水果、蔬菜等富含维生素的食物,保证能量摄入充足。

☞ “二阳”患者抗原转“阴”后,还具有传染性吗?

相比于核酸检测,抗原检测需要的病毒拷贝数更高,所以抗原转“阴”了可能还会有一定的传染性。

如果核酸转“阴”了,那么应该是真正地转“阴”了。因为核酸检测的灵敏性更高,而抗原检测的灵敏性相对差一点。

一开始感染后,可能有一点症状,但是抗原可能是“阴”的,而核酸可能会是“阳”的。根据这样推测,抗原转“阴”之后可能还会有一定的传染性。一般抗原转“阴”2-3天,核酸会转“阴”。

现在因为病毒的致病力已经很弱了,而且大部分人都经过了“首阳”的感染,抗原转“阴”后在有微弱的传染性的情况下,可能对周围的人传染性也不是很强。

☞ “二阳”来了疫苗要续上吗?

具体来说,需要接种疫苗的人群有两大类:

一类是未感染且未完成既定免疫程序的人群。

包括3-17岁未感染且尚未完成基础免疫的人群、18岁以上未感染且尚未完成第一剂次加强免疫的人群,以及18岁以上未感染且尚未完成第二剂次加强免疫接种的人群。

其中,感染高风险人群、60岁以上老年人群、具有较严重基础性疾病人群和免疫力低下人群还需完成第二剂次加强免疫。

另一类为已感染且未完成基础免疫的人群。

即此前已感染过,但在感染前未接种疫苗的人群,需要在感染3个月后再接种1剂次疫苗。

来源:大河健康报综合虎嗅App、医生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