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奥运冠军钱红与麻醉产科专家共聊分娩镇痛

原标题:奥运冠军钱红与麻醉产科专家共聊分娩镇痛

出品 | 搜狐健康

作者 | 蔡娘婉

编辑 | 胡鑫

每位妈妈都有权享受分娩镇痛。在近日由《医师报》联合中国妇幼保健协会麻醉专业委员举办的「感恩生命 关爱女性“无痛分娩——以爱之名 解生育之痛”」直播活动上,奥运冠军钱红现身说法,她认为“生孩子是女性的一大磨难。”头胎分娩时她对无痛分娩的认知不足,且考虑到自己是运动员,应该不会惧怕产痛,因此未选择分娩镇痛。“直到宫口开到四指,分娩疼痛让我备受折磨,我甚至已经疼到全身都在发抖,央求着医生是否能给我打麻药,还没等到答复,大宝就已经出来了半个头,我也只好硬着头皮坚持了下来。”钱红表示,在第二胎分娩时自己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打无痛。“无痛简直就是‘人类之光’。虽然打完无痛针不是完全不疼,但疼痛的减轻使我为顺产保留了足够的力气。希望更多女性都有追求无痛的权利和自由,愿每位产妇都能享有无痛分娩。”

对此,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麻醉与危重病医学研究所所长姚尚龙教授认为,目前仍有很大一部分人对分娩镇痛存在误解,破除误解对女性免受生育之痛十分关键。

作为国家分娩镇痛试点工作组副组长,姚尚龙认为,在我国放开三孩政策的当下,开展人人可及的分娩镇痛,不仅能减轻产妇分娩的痛苦,让生产过程更加舒适,同时也能够降低一胎、二胎和三胎的剖宫产率,降低分娩给母婴带来的风险,助力人口素质提高。“希望中国的分娩镇痛之路能走出自己的特色,让更多产妇能安全有效的分娩,把温馨快乐还给妈妈。”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麻醉科主任、中国医师协会分娩镇痛专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妇幼保健协会麻醉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徐铭军教授非常同意姚尚龙教授的提法,他谈到,虽然我国分娩镇痛率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高,但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较大差距,欧美发达国家的无痛分娩率高达85%以上,英国甚至高达90%。“我国的分娩镇痛率从过去的不足1%提升到不足10%,几乎花了将近20年时间。我相信,以后每个10%的增长,一定不用再花那么长时间。”

北京市海淀区妇幼保健院副院长、中国妇幼保健协会麻醉专业委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心胸血管麻醉学会围术期感染控制分会候任主任委员王雷教授告诉媒体,越来越多的北京妈妈享受到了奥运冠军钱红一样的分娩方式。

王雷教授分享了《北京市94家医院椎管内分娩镇痛现状调查2018-2021》,从2018年至2020年末,北京市67家开展分娩镇痛的综合医院由不足13%增长到了29.79%;妇产医院及妇幼专科医院由51.01%增长至69.27%,全市的分娩镇痛率在不断提高。海淀区妇幼保健院分娩镇痛率目前已达到80%以上,获批全国首批“产科麻醉与分娩镇痛优秀基地”之一。

北京麻醉质控中心数据显示,北京市分娩镇痛率在50.76%。王雷介绍,海淀区妇幼保健院自2002年开展分娩镇痛工作,现如今已经形成一套完整的产科麻醉与分娩镇痛工作流程,为孕产妇顺利分娩保驾护航。”未来分娩镇痛的发展还需‘提高医院重视程度、提高孕产妇接受度、提高麻醉科重视度、提高相关科室配合度’,同时加强相关科研的产出。”王雷说。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分会副主任委员兼产科学组组长、中国妇幼保健协会糖尿病专委会主任委员杨慧霞教授回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国内还未规范性开展有效的分娩镇痛,产妇们承受者极大的痛苦。令她记忆最深刻的是,一名产妇在分娩途中爬起来冲到窗前,痛哭到:“与其让我再忍受,还不如让我去死。”

“采用分娩镇痛不仅在于减轻剧烈的痛感,还可以提升产妇的分娩体验。在无法开展分娩镇痛的情况下,我们更要强调尊重和人文关怀,给予产妇更好的分娩体验。”杨慧霞以《产科医生论无痛分娩》为题做演讲。她建议,由于产妇生产需要较长时间,应尽量降低生产痛感,让产妇尽可能舒适地完成分娩。

关于分娩过程何时启动分娩镇痛,杨慧霞认为,从临产到宫口开全的第一产程,当产妇感觉疼痛时便可进行适度分娩镇痛,不会影响产程;在宫口开全后可以继续进行镇痛但要及时给予指导宫缩时用力协助胎儿娩出,对缩短第二产程减少母儿并发症有积极意义。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北京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