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抓到一军部“通讯员”,刚进牢房全体囚徒立正敬礼,真实身份暴露

原标题:抓到一军部“通讯员”,刚进牢房全体囚徒立正敬礼,真实身份暴露

有关于西路军的历史笔者在此之前也提到过不少,那是一段血与泪的悲歌,数万优秀的革命战士遭到马家军的血腥屠戮,太多的残忍酷刑、太多的人间惨剧,不忍让人再度翻开去回忆。今天笔者要说的这个故事,结局自是充满了悲壮,只不过在过程上带着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戏剧性,是对是错恐怕各人会有各人的看法了。

1937年的5月,在酒泉市金佛寺附近,有一个身穿红军衣服的中年男子缓慢行走着,相貌算得上威武,体型也极为健硕,或许是太久没有休息,他的嘴巴皮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白霜(白色的嘴皮”,从身上携带价值不菲的怀表、指南针,以及半新的驳壳枪,处处透露着眼前这个中年男子的身份不简单。不多时,马家军的岗哨发现了他,很快一支小队围了上来,领头那个叫嚣着询问身份,得到的答案却是这个红军坚称自己是通讯员,名为“陈泽功”,身上的物件都是代为保管的,由于事关重大,这支小队将他带回来298旅部。

参谋长韩得庆亲自审问也没有得到太多有价值的线索,但是从这个中年男子的谈吐来看,绝非是个通讯员那么简单,由于没有足够的证据,在一番逼供之后便将其关到了监狱之中。谁知中年男子刚走到门口,惊人的一幕发现了:被关的西路军第九军士兵纷纷站了起来,列队立正敬礼,押送的人一看知道事情不对,立刻逼问起他们眼前这个中年男子身份,众人互相看了一眼之后便低下头不再说话,一个年轻的新兵小声的问道:“军军军长,你怎么过来了“,一旁的人听到军长立刻将陈泽功再度押回旅部,回报上级这一情况。

眼看已经暴露,陈泽功也不再隐瞒,直接承认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是孙玉清,红九军军长,马步芳得知后也是火速赶到,对于这位身经百战的战将,他首先采用的策略自然是诱降为主。但不管是高官厚禄还是酷刑威逼,孙玉清都坚持着一个革命党人的信念,最后马步芳无奈只能上报南京国民政府,得到的答案是不能为己所用就当处刑。

这一年的五月下旬,马步芳命令心腹部下将孙玉清押到马忠义后院的马槽后边,用残忍的手段杀害了孙玉清军长,当天晚上还将头颅砍下拍照给南京政府邀功,手段着实令人愤恨。其实回想起来,第九军的士兵做错了吗?士兵向长官敬礼是他们在兵营里学到的第一堂课,时间久了之后早已经成为本能反应。

若是没有这种本能反应,或许孙玉清军长还有机会出狱,但是人世间哪有这么多如果呢,这样一位战将没能战场杀敌,马革裹尸,却落得被马步芳这般的马匪残忍杀害,除了一声惋惜剩下的只能是致敬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天津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