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涉疫情的这四大问题一定要搞清楚,全社会要达成共识

原标题:涉疫情的这四大问题一定要搞清楚,全社会要达成共识

当前我们对防疫的许多重大问题其实并不是很清楚,或者说存在深度争议,而把它们真正搞清楚并且形成社会共识,包括各界的共识和官民共识,对我们今后更加精准施策至关重要。这些重大问题包括:

第一,奥密克戎毒株到底尚存多大危害?奥密克戎新变种的毒性有所下降,致死率同时下降,已为公众熟知。然而另一种认识强调,奥密克戎新变种达到前所未有的感染活跃度,形成人类任何疾病都不曾有过的庞大感染基数,这会导致虽然病毒毒性降低了,但死亡人数仍然很高的结果。如何科学看待这个问题,又该如何客观评估奥密克戎毒株新变种的实际危害程度呢?另外,国外有一些新冠肺炎后遗症的报道,奥密克戎导致长新冠的几率有多大,多严重?这些都需要专家给出准确、权威的论述,首先要在专家之间形成共识,得出明确的集体结论,并且要在我们社会上形成广泛的信服力。

第二,防疫究竟造成了哪些损失?如果取消防疫,是否会有别的损失?两种损失、特别是不同情况的经济损失如何权衡?关于次生灾难的问题,网上不断出现很有冲击力的个案,一些人坚定地认为它们就是“次生灾难”的缩影,另一种主张则认为,自杀、流产等现象在任何时候都会有,当防疫面十分巨大时,与那些悲剧发生的几率势必形成某种重合,该如何解释这个问题?还有防疫造成的经济问题是否会有长期后果?亲情和快乐损失的属性该如何定义?

第三,中国大多数老百姓的意愿到底是什么?既把疫情防住又不造成经济损失当然是最好的,“既要又要”的需求原点其实是老百姓,大多数人显然不希望自己、特别是不希望家里的老人或孩子感染上。但是眼看着防疫的挑战越来越大,城市被迫封控的频率越来越高,当两害相权取其轻时,大多数人究竟是愿意继续采取忍一时而换长时间平安,还是更希望保经济,也就是保个人收入以及保正常生活方式,并且宁愿为此承受感染以及连带风险呢?换句话说,如果“既要又要”就是做不到,需要相对侧重一头时,大多数民众希望侧重哪一头呢?

第四,是否真的不存在“中间道路”?也就是说,如果新增感染清不了零,能做到控制感染总规模,把重症和死亡清零作为奋斗目标,形成守不住外城但守住内城的策略延伸吗?很多人相信或者清零,或者“放开”,这样的绝对主张成立吗?

我认为这些都是防疫客观层面的重大问题,即使人们有主观上的不同认识,但那些认识的相互关系和它们产生的社会影响也是客观的,把它们都真正搞清楚,对国家下一步科学精准施策具有根本意义。

现在围绕这些问题的争议太多,缺乏基本共识,这样的态度分裂对国家肯定是不利的。防疫政策的制定权无疑要由国家掌握,具体策略则需因时因势不断调整,并与民意形成最大协调。全社会的科学精神越强,共识越多,越有利于国家防疫的精准求实,取得最有利于全社会集体利益,也最符合广大人民群众期待的效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北京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