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日本为什么被称“无毛社会”

图片说明: 日本街头的脱毛广告

本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潘小多

不久前《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和朋友见面,她向记者抱怨女儿总是长时间“霸占”浴室,有时甚至两小时都不出来,不是做面膜就是做发膜,而且每隔两天还要做一次脱毛。小姑娘刚上初一,现在就脱毛未免太早了。但是,在被戏称为“无毛社会”的日本,似乎也不算什么特例。

男女老少集体行动

脱毛不是日本特有的美容项目,但有专家指出,日本社会以“有毛”为耻、以“无毛”为美的程度恐怕在全球范围内都少见。除了只有绒毛的婴幼儿外,男女老少不是脱毛的现实客户,就是潜在客户。

东京未来大学副教授铃木公启5年前针对约9000名10岁至60岁的男女受访者进行网络调查,发现20岁至30岁的女性中,超过九成的人处理过腿部、腋下和脚趾部位的体毛。60多岁的人中,超过四成的人处理过腿部和脚趾部位的体毛,近七成的人处理过腋毛。根据2023年的美容行业调查,22.3%的女性购买过美容院的脱毛项目,男性中的这一比例为7.9%。

在日本,女性脱毛的历史可追溯到江户时代(1603年至1868年),但仅限于秦楼楚馆的女子。当时的脱毛方法是将轻石研磨成粉末,与油混合后涂抹在四肢上,通过摩擦来去除汗毛。到了上世纪70年代,日本女性开始流行穿超短裙和丝袜,美容脱毛沙龙应运而生。知名的连锁品牌TBC创立于1976年,并一路做大。2000年以后,随着市场进一步扩大,脱毛价格也由高到低,普通人都能接受。

有趣的是,热衷脱毛的不仅是成年女性。脱毛在日本男性中也逐渐普及,尤其是年轻一代。调查显示,20多岁的男性中,超过四成的人对腿部、腋下和面颊的毛发“下过手”,而这一比例在60多岁的男性中则不到一成。

近年来,儿童脱毛在日本也成了热门项目。很多孩子升入小学后开始上游泳、芭蕾、体操等课外班,或者在初中参加各种体育社团。记者另一位朋友的女儿上小学六年级,因为要上芭蕾课,非常介意腋下刚刚长出的体毛。前不久,她专门带女儿去美容沙龙签了全身脱毛项目,花费约54万日元(1000日元约合45元人民币)。朋友表示,考虑到女儿如果胡乱处理可能损伤皮肤,索性找专业人士打理干净。TBC从2011年起推出针对7岁至15岁孩子的“儿童脱毛”服务,用户人数逐年增加。其中有母女结伴来做项目,也有爷爷奶奶将此当作“升学礼”送给孙辈。

此外,日本中老年人中流行“医疗脱毛”,即隐私部位脱毛。根据医疗脱毛机构Rize Clinic的数据,自2010年创立以来,40岁以上女性客户的数量在10年中增加75倍。2023年女性客户同比增加1.6倍,男性客户的比例也增加1.4倍。“医疗脱毛”的卖点是“在未来接受护理时更容易保持清洁,减少感染风险”。

看似自主或为被动

热衷脱毛的人,有些是因为天生毛发过重,不愿在同龄人中成为“少数”,但更多的人其实没有类似烦恼,也从未被人指指点点。很多日本女性表示,“不脱毛会尴尬”。有的女孩每天都用刮刀,连手指上的毛也要一点点除掉,穿裙子时则必须处理小腿。不少女性表示冬天最省心,因为能穿深色长筒袜和长袖衣服,不担心“毛手毛脚”。

脱毛机构动辄十几万到几十万日元,不想花钱又受不了体毛的人只能自行处理。无论是用刮刀、电动剃刀还是脱毛蜡纸或脱毛膏,毛发都会很快长出来。想要持续保持光滑的皮肤,就要不怕麻烦天天清理。

铃木副教授认为,“对女性而言,打理体毛已经不是个人选择的问题,而是社会默认的规矩”。女性比男性更频繁地穿露肤的衣服,并且外貌更容易受到他人评价。日本人从小就受到时尚杂志和广告的影响,认为细腻柔滑的肌肤是女性美的体现。明星为脱毛广告代言,在综艺节目中介绍脱毛经验,极大地影响到大众审美。视频网站和社交媒体也在传递“体毛必须妥善处理”的信息,特别是在小学生和中学生的群体里,“皮肤光滑即正义”的观念深入人心。

对于男性,日本社会的审美也发生极大改变。上世纪70年代的广告中,男性留着浓密的胡子,彰显力量。而现在的男演员大都皮肤光洁,看不到胡茬。电视广告将求职、求偶与脱毛关联起来,仿佛脱毛是人生重要的一步。这些宣传让青春期的男生开始对茂密的汗毛感到尴尬。有高中生表示,每次换上短裤都觉得腿上的汗毛很刺眼。脱毛机构的网站大都有男性客户入口,点进去看到最多的词是:干净、清洁、肤质佳。为了获得这样的“洁净感”,不同年龄段的男性开始尝试局部脱毛,其中有些渐渐上瘾,脱毛范围越来越大,甚至有中老年男性会特意处理耳朵里的毛,以免被人嫌弃。

体毛处理也要适度

文化人类学家矶野真穗表示,日本人喜欢脱毛,可能和“去除所有无用之物”的社会心理有关。但皮肤科医生认为,体毛从本质上说并非无用。例如,腋毛的作用是蒸发汗液,通过蒸发散热降低体温。当然,去除体毛不会对身体健康产生影响,因为在现代生活中人们已经不再依靠体毛调节体温。但如果处理方法不当,可能引发皮肤感染。频繁使用脱毛产品容易造成皮肤过敏,破坏皮肤屏障。至于隐私部位的体毛,原本的作用是阻挡病毒和细菌。虽然“医疗脱毛”的宣传语是“减少感染”,但并没有具体的研究数据可以证明这种脱毛到底是增大还是减少感染概率。

脱毛美容还是消费者投诉的重灾区。日本国民生活中心接到的关于脱毛美容的投诉,主要集中在10岁至20岁的年轻人。有些人“预约广告上数千日元的服务,但到店后被推荐数十万日元的高价项目”,还有的“去免费体验,结果被要求购买套餐。即使明确表示拒绝,仍被强迫签约”。更有大量投诉是因为美容机构破产,卡里还有大笔余额,却已经无法联系到经营者。

虽然日本的主流是脱毛,但也有一些人开始将毛发的去留权掌握在自己手里。在社交媒体上,已经出现一些博主发出呼吁:希望大家能冷静地思考——什么才是“无用的东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