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唐朝之殇:留给王朝的最后机会,是怎么得而复失的?

原标题:唐朝之殇:留给王朝的最后机会,是怎么得而复失的?

安史之乱以后,唐王朝的的政局发生了大变动。唐王朝的战略动向从早期的积极对外扩张向对内防御转移。

这主要是由于唐王朝对外的战略优势丧失以及内部政治动荡造成的,自玄宗朝以来形成的藩镇问题成为唐王朝这一政治局面形成的主因。

又是一出"扮猪吃老虎"

面对安史之乱后国家内外交困的局面,唐朝廷不得不对"骄藩"进行妥协。而朝廷的姑息让步使得这一问题不断加剧,地方叛乱不断兴起,甚至到了威胁唐朝政权生存的地步。

德宗即位后,曾意气风发的想要削平藩镇,但唐德宗操之过急的做法却激反藩镇,给予已经衰落的朝廷权威以沉重打击。

无奈之下,唐德宗不得不再次让步,使得其前期的中兴气象瞬时衰竭。唐德宗在与藩镇的斗争中落败,但这并不意味着唐王朝已经无法控制藩镇,机会仍然存在,但显然不再会由唐德宗把控。

在德宗之后,德宗长子李诵即位,是为唐顺宗。唐顺宗继位之后,立即任用王叔文进行变法活动,针对藩镇割据和宦官专权力行改革。

但唐顺宗的举动触犯了藩镇以及宦官的利益,因此在宦官俱文珍等人的密谋以及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的推动下无奈退位,历时仅数月的"永贞革新"就此破产,而皇子李纯在宦官的操纵下继承皇位。

而李纯之所以能得到宦官的拥护在于他在做皇子期间一直装疯卖傻,让宦官认为这个傻皇子如果即位,会容易控制,不会再发生顺宗朝整治宦官的事情,从而保证宦官可以一直操持权柄。

贞元二十一年四月,李纯被立为皇太子。当年八月,顺宗退位,李纯即位为皇帝,改元元和,是为唐宪宗。

唐宪宗

但就在唐宪宗即位初年,藩镇再次动乱。在这一年,在韦皋死后自立为西川节度使的刘辟发动叛乱。但这场叛乱并没有持续多久,在唐宪宗派出的军队的打击下,刘辟很快失败,并被押送到长安斩杀。

这场叛乱远没有唐德宗年间河朔三镇叛乱的规模之大、影响之远,但却让新即位的唐宪宗认识到骄藩问题不能再持续下去。与他的父辈一样,唐宪宗在即位的政治理想就是要削平藩镇,澄清吏治,重现大唐盛世。

大唐盛世

唐宪宗的底气所在

即位后的唐宪宗一改之前的痴汉形象,励精图治,任用贤良,俨然一位明君,这让寄希望于操持皇权的宦官集团大失所望。

宪宗想要治理国家,因此选拔了一批精明强干,并且力主平定藩镇、反对宦官的官员。在其即位初年任用杜佑为相,而这个杜佑是德顺两朝老臣,精于理财,政绩卓著。

同年又提拔刚正不阿、善于选材的杜黄裳为平章。而正是杜黄裳在刘辟叛乱之时力主讨伐,给宪宗政治开了一个好头。

杜黄裳

同时被选进的还有李吉甫、郑余庆、李绛、崔群、裴度等一干大臣,这些人的共同特点是出身进士,政治文化素养高,正是这样一个精英群体支撑起了唐宪宗的政治梦想。

唐宪宗不仅知人善任,而且能对所用之人给予充分的信任。在德宗一朝,由于唐德宗本人猜忌心理非常之中,导致德宗朝事无大小皆决于上,这对行政效率是极大的损害。

而唐宪宗则能给予官员以实际权力,军国大事任凭处置。

唐朝疆域示意图

除此之外,即使在皇帝最敏感的军权上,唐宪宗也能大方放权。自从肃宗、代宗两朝以来,出于对将领的忌惮,皇帝往往会派宦官在军中担任监军,这一制度严重妨碍了军机事务的决断。

而唐宪宗则不然,他废除旧例,不再给军中派遣监军,给予领军大将以高度的决策权。在征讨刘辟的战争中即是如此,这对战事的速战速决起到了极大的积极作用。

想要支撑唐宪宗削平藩镇,只靠选拔人才是不够的。朝廷没有财力就供养不起军队,没有军队是无法和具有野心的藩镇抗衡的,因此财政是否充裕是影响宪宗朝政治发展的关键因素。

而自从安史之乱后,藩镇割据,他们大多在自己的领地内享有征收赋税的权力,而且拒不上交朝廷。

除此之外,唐代因为经济崩坏,百姓流离,能够征收赋税的户口越来越少,朝廷的财源枯竭极大的阻碍了平定藩镇的行动。

唐朝军队

因此,自肃代以来一直重视发展生产,并着力寻求一种新的税收制度来代替已经无法实行的租庸调制。在德宗一朝,宰相杨炎提出了"两税法",这一制度不同于以往按人口征税的租庸调制,而是按财力征税。

因此,贫苦的农民的负担得以减轻,而财力雄厚的地主的财富得以部分流入国库。这一制度的实施一方面稳定了民生,另一方面缓解了朝廷的财政困难。除此之外,还有藩镇财富的输入。

往往提起藩镇,大家只会想到割据一词,但其实,并不是所有的藩镇都是脱离朝廷控制的骄藩。

唐朝的藩镇分为几个类型,有在西北负责防御吐蕃进攻的藩镇、也有在河朔地区脱离朝廷的割据藩镇,同时还有在江淮地区为朝廷提供税收的财赋藩镇。

自吴晋以来,江南地区得到了充分的开发,中国的经济中心已经在向江南地区转移。而京杭大运河的开掘使得江南地区的财税得以通过水路大量运抵长安,支撑起了庞大的唐王朝的经济消耗。

在唐中后期,大量税赋收入都依靠江淮地区,尤其是盐铁的收益,几乎占到了国家税收的一半。

但由于运河航道经常被其他藩镇控制,使得财税转运受到阻碍,唐王朝一直致力于打通这条帝国的生命线。

在唐德宗的贞元十五年,唐王朝终于重新控制了运河航道,使得江南财赋转运畅通无阻。

京杭大运河

在税制改革以及航道疏通之后,唐王朝的财政得以大大充裕,这是唐宪宗敢于对藩镇采取强硬态度的底气。

唐王朝的回光返照

在此之后,唐宪宗便着手对藩镇用兵,先后平定了西川和浙西。而宪宗一朝最大军事胜利就是"唐平淮西战争"。元和九年,淮西节度使吴少阳病逝,其子吴元济秘不发丧,自领军务。

吴元济影视形象

此时,唐宪宗刚刚平定了川蜀地区,矛头也已经对准淮西。对于宪宗想要发兵淮西的想法,宰相李吉甫大力支持。

而张弘靖却主张先礼后兵,优待吴元济,等吴元济先行不臣,朝廷再师出有名。

唐宪宗采纳了他的建议,还派官员前往吊唁。但吴元济并不领情,反而起兵动乱。

淮西军屠戮舜阳、焚烧叶城,掳掠鲁山、襄城,使得关东震骇。朝廷的使者并没有得到接待就原路返回。

唐宪宗因此决意征讨,并调遣各路藩镇的势力讨伐吴元济。因为有唇亡齿寒的危机感,山东、河北的藩镇决意帮助吴元济,成德节度使王承宗以及淄青节度使李师道相继支持吴元济。

二者向朝廷上书,请求朝廷宽宥吴元济,但被拒绝。二人便以讨伐吴元济为名,暗中破坏朝廷的军事行动,甚至派人到长安刺杀主战派大臣。

当时的宰相武元衡以及裴度二人在上朝的路上遭遇刺杀,武元衡遇刺身亡,裴度身负重伤。

宰相武元衡影视形象

刺杀行动使得长安人心惶惶,大臣们甚至不敢上朝。但唐宪宗不为所动,继续维持其强硬态度,并公布王承宗等人的罪行,下令河东六道出兵讨伐。

但这一军事命令使得唐军陷入两线作战的困境,战争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也毫无进展,因此朝中的主和派一再要求停战和谈。

唐宪宗并不甘心,在宰相李逢吉的建议下,唐宪宗撤销河北行营,专力对付吴元济。

此时,名将李晟之子李愬受任平叛,李愬一面安抚将士,激励官兵;一面招降叛军士卒,分化瓦解其队伍。在时机成熟后,李愬密奏朝廷,说明了他想要偷袭叛军老巢蔡州的计划并得到允肯。

李愬雪夜袭蔡州

于是,一场战争史上的经典战例诞生了。李愬带领九千士兵,在风雪之夜急行军一百三十里,趁淮西精锐皆驻扎在外偷袭蔡州,并生擒吴元济,取得了淮西战争的最终胜利。

李愬雪夜袭蔡州过程示意图

淮西平定后,成德、淄青、横海、幽州等地节度使纷纷向朝廷上表请罪,表示臣服。淄青节度使李师道后来反悔,招来朝廷的军事打击,本人为部下所杀。

如此一来,混乱的局势终于得到改观,唐王朝在经历了数十年的分裂后迎来了难得的统一局面。

历史学家蒋系曾说:"唐室中兴,章武而已",就是对唐宪宗促成"元和中兴"局面的褒扬。

结语:

唐王朝在历经数十年的混乱后,终于迎来中兴的局面,这得益于唐宪宗开明的政治策略,为国家构建了一个良好的政治生态。

而促成唐宪宗取得这一胜利的根本原因还在于前代历任皇帝所创造的物质基础,给唐宪宗充足的底气。

唐宪宗并非唐中后期唯一一个开明的皇帝,他的祖父、父亲无一不想中兴唐室,但受制于历史条件以及自身的策略不足,都没能实现。

但唐宪宗的可叹之处在于其取得初步的胜利之后渐渐有些志骄意满,不复之前的勤恳精神与虚心态度,使得唐朝的中兴之局并没能长期延续,这一点可悲可叹。

宪宗之后,藩镇卷土重来,而这次,唐王朝再没有了机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天津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