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狐大医封面|抢赛道or拼实力?三四线医院的“互联网经”

原标题:狐大医封面|抢赛道or拼实力?三四线医院的“互联网经”

任卫东医生通过互联网给病人回答问题

出品 | 搜狐健康

作者 | 詹达

编辑 | 袁月

在线问诊、“云端”购药……2020年以来,受疫情封控影响,不少患者开始尝试云端诊疗。

5G技术的应用,也意味着互联网医疗进入了高速发展的通道,远程会诊打破空间限制,进一步推动医疗资源的平均化。

在这场互联网医疗狂热的洪流中,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四线城市医院,进退维谷。

据《新青年、新医生互联网医生洞察报告》统计,对于来自一二线城市的三甲医院医生来说,四线以下地区问诊咨询的患者占比高达52.3%。

一个北京周边四线城市的科室,却试图借此机会,把北京的患者“抢”回来。

顺势而为

河北北方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坐落于河北省张家口市清水河旁,位处冀、晋、蒙交汇处,距离首都北京不过3小时车程。

1998年任卫东刚来医院时,内分泌和消化科一起属于内二科。直到2006年,内分泌科才获得了自己的病床,开始和消化科分开结算绩效。彼时的内分泌科和消化科相比,并不赚钱,仅仅靠检测血糖营收。

和消化科“分家”这年,任卫东也正式被任命为河北北方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内分泌的主任,团队共四名医生,要生存发展下去并不容易。

“在内分泌科,激素讲究该高就高,该低就低,顺其自然、适者生存。”在任卫东的带领下,内分泌科正是秉承这个理念,顺势而为。

首先,任卫东把自己的团队定义为学习型团队。任卫东始终记得名医岳美中对年轻医生的劝诫——“无恒难以做医生,做任何学问都应该勤奋、持久”。因此他带的团队比起研创,更推崇学习,不断地向患者学习,向实践学习,精进医术。

其次是要发展专业化。曾有人问任卫东:“为什么不收消化科的患者,多挣点钱不好吗?”在任卫东看来,内分泌代谢疾病诊疗才是河北北方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内分泌科的特色。他规定收一个内分泌疾病相关的患者就给医生相应的绩效奖励,但是收其他专业的患者,一分钱都不奖励。

最后便是要顺势而为,紧跟时代发展的脚步。如今,河北北方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内分泌科设有普通门诊、专家门诊、生长发育、内分泌、高血压、骨质疏松、甲状腺等专病门诊,以及一个宣教室。

尽管宣教没有任何收入,但任卫东发现,患者接受宣教之后,对疾病理解得更好了,这非常有利于提高患者对医生的配合依从性和用药的依从性,甚至会明显改善治疗效果。

为了解决很多患者没有时间来医院听宣教课的问题,在2014年内分泌科便注册微信公众号,通过网络克服空间和时间障碍。

2011年国家推出分级诊疗政策,患糖尿病、高血压等常见病、慢性病的患者要逐渐分流到基层医院。

糖尿患者逐渐流失后,以糖尿病诊疗为主的河北北方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内分泌科该如何发展?任卫东决定发展亚专业,安排一名副主任医师专门来看高血压、生长发育矮小、性早熟、骨质疏松等亚专业。

“为了能让更多的患者了解我们的亚专业,了解我们能干什么,就不断地发科普知识。”任卫东的这一举措帮助内分泌科转危为机,至今微信公众号已经积累的7.6万粉丝,2021年内分泌科门诊量更是高达6万人。

集体“上线”

2020年2月份,医院因为疫情还处于封闭状态,任卫东和科室里的医生不得不开始尝试在网上给病人看病。

却不成想,这次被迫“上线”却成了河北北方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内分泌科发展的新机遇。

在接入互联网医疗前,任卫东在临床上一直面临着几个亟待解决的麻烦:

第一,内分泌疾病都是终身病,医生也需要通过患者积累经验,所以复诊特别重要。

第二,张家口地广人稀,当天来常常不能当天回,很多患者看病很不方便。

第三,患者对疾病了解不够,如果某项指标高,即使没大事,患者也会害怕,担心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大病。

第四,门诊量变大之后,常规门诊时间根本不够。但是开通午间门诊或者夜间门诊又要耗费医院较大的人力成本。

第五,病历难以记录,患者的病历本经常丢失,这非常不利于医生了解患者的既往病史。

当任卫东开始使用互联网医疗后,这些问题都或多或少得到了缓解,尤其病历夹功能非常实用,可以系统性地记录患者所有的资料,查询起来也非常方便。

有次任卫东问患者:“你去复查红斑狼疮了吗?”患者听后非常震惊:“大夫,我这个事都忘了,你居然还记得。”

另一方面,病历夹积累的资料对医生来说也是一种财富。

未来,任卫东计划把门诊的病历夹做得更详细一些,将收集的病历细化统计,比如说甲亢治愈率到底是多少?产妇的达标率大概能达到多少?任卫东畅想,或许可以用这些数据做一些真实世界的研究。

互联网医疗服务开通后,医生还可以提前帮患者精准分流。例如想看甲状腺结节的患者,医生可以告诉他去看普通门诊;做检查的患者,医生可以让他去普通门诊去开检查单;看结果的患者让他到专家门诊;诊后报到的患者,医生之间也可以基于患者的病情相互转诊。精准分流后,患者看病的效率更高了,每个专业都受益了。

任卫东甚至还想着:“以前我们主要服务就是冀、晋、蒙地区的患者,那我们能不能去北京“抢”两个患者?”

这是考虑到很多张家口人在北京工作,但医保在张家口。当张家口的医院开通互联网医疗后,很多患者可以在北京做完检查后,从网上诊室把检查结果传上来,由张家口的医生给他们看病,享受张家口市的医保政策。

在科室接入互联网医疗之前,医生们都很担心,患者在网上看病之后,会不会不来医院看病,即使看病也只会去一二线城市的大医院了。而现实数据告诉所有人:不是这样的。

2019年,河北北方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内分泌科的门诊量不到5万,2020年接近5万,2021年达到了6万,而2022年有望超过6.5万人。

可见,门诊量不但没有减少,还在继续增加。

互联网医院在给患者提供更充足的问诊时间的同时,也会占用医生更多的私人时间。而且在基层医院以及乡镇卫生院,互联网医院很难推广开。但任卫东表示:“尽管互联网医疗不是十全十美的,但我仍对它的未来充满期待。”他期待在未来,互联网医院能提供更多辅助性的功能,例如医院位置导航、附近住宿推荐、停车场导航等,给患者提供更高的使用价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北京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